修補國家與原住民族的關係臉部乳液

具有排灣族血統的蔡英文總統就要執掌國家政權臉部乳液,她的原住民名字是Tjuku。當今總統公開宣示自己具有原民身份,且是來自母系的遺傳,相當有勇氣。或許在國際上有關原住民身份政治的議題,血統論比起自決原則已經顯得式微,但蔡總統的表態確實讓原住民族朋友產生高度關切,特別是在選前表示要向原住民族道歉與落實土地轉型正義的白皮書內容,在在都牽動他們的敏感神經,看總統要怎樣面對這些在台灣歷史上對於原住民族不正義的過去,要如何補償?更重要的是,要如何在未來能實質地修補國家與原住民族的關係?
道歉的配套準備關乎轉型正義
其實,國家元首道歉不是小事,而轉型正義更是層疊糾結。但,這兩件事做得好,確有機會擺脫過去政府廣布福利、略施小惠的深層持續殖民做法,直接進入國家與原住民族根本關係的再造。臉部乳液然而,落實之策則都脫離不了對真相的尋求與確立。

Posted in 流行趨勢, 童裝設計 | Leave a comment

建立一個族群平等自主發展臉部乳液

臉部乳液但是很可悲,《促進轉型正義條例》只追溯到1945年,並不包含大部份原住民族追求的轉型正義。
Tjuku總統向原住民族道歉是一個好的開始,她的原住民族政策白皮書也展現了對歸還原住民族土地的重視與誠意。請林全與其他官員趕快進入狀況,提出¬《促進原住民族轉型正義》法案,詳細調查真相、公佈真相,讓台灣社會面對百年來強奪原住民族土地的歷史事實,知道過去百年來政府佔用這些土地謀利是不正義,是對原住民族的剝削,洗去原住民族長年遭受的污名。將「贓物」透過對等談判歸還給原本的主人,讓「贓物」不再是「贓物」,成為心安理得的地方。讓曾被欺壓的族群撫平傷臉部乳液痛,進而寬恕達到和解,建立一個族群平等自主發展、持續追求公平正義的社會。

Posted in 服裝批發, 連鎖加盟 | Leave a comment

如何賠償百年來部落的損失臉部乳液

並且公告周知,讓整個台灣社會都知道臉部乳液,這些是政府搶奪自原住民族的土地,理應歸還。然後由部落與國家對等談判,討論如何歸還這些土地?或部分改採原住民族與國家共同使用?如何賠償百年來部落的損失?最後按照談判結果執行,還給族人在自己土地上自主發展的機會,抹去族人百年來失去土地流離失所的傷痛。
這樣複雜的工作需要一部如同《促進轉型正義條例》的《促進原住民族轉型正義法案》,設立一個獨立機關「促進原住民族轉型正義委員會」,授權這個委員會統籌規劃、執行調查與研究,提出相關法案與辦法,才有可能進行。這個工作遠超過原基法的範圍,也不是原民會能夠處理,更不是一個沒有「調查權」的總統府內委員會能夠達成臉部乳液。
90年代開始,針對威權時代「二二八事件」與「白色恐怖」的轉型正義已經讓台灣社會普遍對當時歷史真相有概念,將通過的《促進轉型正義條例》也將讓公平與正義進一步伸張,族群的和解又向前邁進一步。

Posted in 服裝批發, 飾品 | Leave a comment

只要沒有正視這段歷史臉部乳液

但是原住民是人,不是動物臉部乳液,有資格擁有土地,這一百多萬公頃大都是有主地,不是無主地。而且在這個過程中,原住民族沒有放棄土地,也沒有簽訂讓渡土地的條約,土地仍然是屬於原住民族的。因此,日本政府的行為就是「搶奪」,所搶奪的土地就是「贓物」,1945年國民政府繼承這批號稱的「國有土地」,這批土地仍然是「贓物」。因此台灣有一半國土是「贓物」,台灣是建立在「贓物」之上的國家。無論政權如何轉換,只要沒有正視這段歷史、沒有承認這一百多萬公頃的「國有土地」是「贓物」、沒有與原住民族對等談判並歸還土地,這個政權仍然是「收受並使用贓物謀利」的犯罪者,是「剝削原住民族財富」作為自己財富的剝削者臉部乳液。
因此原住民族最期待的轉型正義,是詳細調查這一百多萬公頃目前劃歸林務局、國家公園、台糖、退輔會的所謂「國有土地」,原本分別是屬於哪些部落的傳統領域?

Posted in 服裝技術, 服裝設計 | Leave a comment

感覺像是林全的一記棉花拳臉部乳液

臉部乳液行政院通過的報告主要是以「落實原住民族基本法」來實踐「原住民族轉型正義」,感覺像是林全的一記棉花拳。因為《原住民族基本法》2005年就通過了,號稱是基本法,位階高於一般法律,十多年來卻沒有獲得應有地位,每個政府單位都對其視而不見,推說是因為相關子法尚未制定。這樣一個十多年來如同空殼、無人尊重的原基法,現在要趕進度制定子法都很困難,有可能實踐轉型正義嗎?還要再騙原住民多久呢?
再回頭來看,原住民族最期待的轉型正義是什麼呢?
1895年清國割讓台灣給日本時,其實割讓的只有如同香蕉形狀的台灣西半部平原地區,因為中央山脈與東部的土地大多仍屬於原住民族,不屬於清國。日本政府為了獲得佔全台灣面積一半以上的原住民族土地、及土地上的豐富資源,認定原住民不是人、是動物,沒有資格擁有土地,因此將原住民族土地視為無主地,劃歸國有,開始開發土地上的資源。1928年,日本政府完成原住民族土地清查,這時原住民族使用的土地還有166萬公頃,日本政府仍然認定這些土地屬於國有,只劃出其中25萬公頃給原住民族使用臉部乳液。

Posted in 加盟創業, 拼布 | Leave a comment

打造由下而上的改革力量活酵母

公務人員服務法第14條活酵母:
公務員除法令所規定外,不得兼任他項公職或業務。其依法令兼職者,不得兼薪及兼領公費。至於何謂兼職?大法官釋字第十一號有作解釋:公務員不得兼任新聞紙類及雜誌之編輯人、發行人,業經本院釋字第六號解釋有案,至社長、經理、記者及其他職員,依公務員服務法第十四條第一項之規定,自亦不得兼任。

公務員得兼任、不得兼任職務釋例彙編(銓敘部):
「得在報紙雜誌投稿、著作書籍或編輯研究學術之雜誌刊物」、「報社特邀專欄撰稿,倘不涉職務之事務,尚無禁止之規定」、「不得兼任報紙、雜誌之發行人、社長、記者、特約通信員等活酵母」。

改造政府:打造由下而上的改革力量!
公務員,大概是這個年代最容易被歧視的行業之一。公務員常常被罵,罵笨、罵米蟲、罵死板板、罵沒有效率。但是,公務員其實也很想罵,為什麼?我們想做事卻這麼難做?我們想有效率卻有效不起來?

Posted in 流行趨勢, 童裝設計 | Leave a comment

洩漏職務上機密活酵母

洩漏一般機密罪活酵母(洩漏國防以外之祕密罪):
《刑法》第一百三十二條:公務員洩漏或交付關於中華民國國防以外應祕密之文書、圖書、消息或物品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因過失犯前項之罪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罰金。
公務人員考績法:
(二)、行政懲處:
「洩漏職務上機密,致政府遭受重大損害者」。一次記二大過(公務人員考績法施行細則第十四條)。
一次記二大過,依考績法第十二條規定應予免職。
公務員服務法第4條:
公務員有絕對保守政府機關機密之義務,對於機密事件無論是否主管事務,均不得洩漏,退職後亦同。公務員未得長官許可,不得以私人或代表機關名義,任意發表有關職務之談話活酵母。

Posted in 服裝批發, 飾品 | Leave a comment

這兩年公民力量抬頭活酵母

很不幸的,公務系統活酵母,是一條很長的生產線,長到即使身為國家領導人,都不見得能改變當中的組織文化。而小小的公務員,又能做什麼?很多朋友在制度內掙扎努力著,他們默默的做,也期待改變,但卻遍尋不著改變的途徑。結果,願意挺身尋求改變的,卻被萬箭穿心。徐國堯在訴訟前說:「如果這次訴訟有好的結果,我絕對會乖乖地,絕對不會再做類似的事情。」

這兩年公民力量抬頭,從闖進國會到走入國會,許多標竿人物受到矚目,眾人引頸企盼的新政治彷彿出現了,但是,新政治到底是什麼呢?能確實掌握改變的,是在我們自己手裡啊!台灣要更好,靠的是大家齊心努力,改變的力量能凝聚,才能看到新政治。新政治,需要台灣人共同的參與,所以政府陸續推出公民參與的機制,讓體制內外意見得以交流;新政府,需要台灣公務員共同的參與,如何創造公務員表達意見的空間,如何搭起內部溝通平台,是新政府改革的重要一步活酵母!

Posted in 服裝批發, 飾品 | Leave a comment

從殷切轉為木然的眼神活酵母

層層上報?不知會踩到多少人的線活酵母;越級陳報?沒有管道;直接上報?心臟要夠大。現行法規上,並沒有賦予公務員循管道提出建議的工具;公務員不能組工會、不能發表職務有關的談話、若兼任非營利組織職務還需機關核准,「不能、不能、不能」是《台灣公務員服務法》的關鍵字,從根本上,我們真的很怕公務員犯錯,卻扼殺公務員創新的可能。文官制度重防弊,輕興利,是目前的寫照。即使每年辦理業務革新提案,卻流於形式者居多。

數位戰場的年代,公務員提著紅纓槍應戰,還不斷數著一二一二的步伐

政治革新,但公務文化如舊,就像換了新外裝,但舊引擎還是「呼呼呼」的喘氣。九月份高普考即將放榜,有6000多名生力軍加入30萬的政府大軍,想到許多剛出社會的新鮮人進到政府後即將遭遇的衝擊,在求助無門、無力改變下,從殷切轉為木然的眼神,就令人心酸活酵母。

Posted in 服裝技術, 服裝設計 | Leave a comment

傷敵三分自傷七分的事情活酵母

在公部門就是要融入活酵母,即使看到問題,當下認為有改進空間,但這樣的感覺也很容易在集體結構中稀釋了。如果看不過去,走體制內抗爭,就可能被打成黑五類遭發配邊疆。一位任職國家公園警察隊的朋友,曾經在墾丁國家公園時期協助推動「後壁湖海洋資源保護示範區」的成立,讓馬糞海膽數量回到每平方公尺15顆的高密度,但卻因為強力執行非法漁業的取締,遭到地方人士寫黑函,從此再也回不去。之後他常在臉書宣導海洋保育的重要性,有很多人追蹤,然而,有次抱怨主管機關未能給予充分執法資源,結果就……。這些案例,真的令人唏噓。

如果能在體制內解決問題,誰願意公開放話,甚至走向街頭抗爭,做這種傷敵三分自傷七分的事情?但,基層人員想改變這些事情,還真的沒有途徑活酵母。

Posted in 加盟創業, 拼布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