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16

仇外情緒與恐懼相伴而生喜帖

最大難民潮仍未停歇,但最開放的歐洲國家德國喜帖,人們已經失去耐性。以反難民為訴求的極右派政黨AfD在9月兩場選舉中創下史上最好成績; 一份由德國智庫GfK Verein針對2千多名德國民眾的調查,83%的人將「移民與融入」視作德國最急迫的挑戰,甚至超越貧窮、失業、社會安全等。 恐懼與仇外情緒,撕裂德國 之所以急,是因為融入不利的後果,已經出現,德國社會已因恐懼與仇外情緒,出現撕裂。 恐懼的來源,包括今年夏天的4起恐攻、9月底在德勒斯登的2起爆炸, 以及隨後一名敘利亞難民在攻擊柏林機場前落網,其住處已備好1.5公斤炸藥。仇外情緒與恐懼相伴而生,今年至10月中,聯邦刑事局登記在案、針對難民營的襲擊事件已有797起,2014年全年連200起都不到。 融入,不僅是難民問題的首要之務,更與歐洲國家安全是一體兩面。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學家羅艾薩(Norman Loayza)強調,「移民的融入是反恐戰爭中的關鍵,」他在報告中呼籲必須利用社會與經濟融入,降低移民被恐怖組織招募的可能喜帖。

Posted in 流行趨勢, 童裝設計 | Leave a comment

一天一萬難民抵達德國喜帖

僅僅是2015年,便有89萬難民來到德國,喜帖超過全國人口1%。 一年之間恐攻、極右派攻擊激增,超過8成德國民眾將社會融合視為德國最急迫挑戰,德國抑或難民,該怎麼做?教育、就業、文化、認同,社會融合的層層關卡之中,我們看見一群等不及的難民,選擇站上創業舞台,試圖重新拿回生命的主導權,也給了社會融合政策全新的想像。 去年9月,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一句「我們做得到」,迎來了二戰後最大難民潮的高峰,一天一萬難民抵達德國。人們稱混亂的歐洲、分裂的歐盟,遇上了難民危機。 1年過去,難民數量並沒有降低,只是路徑改變了。梅克爾、歐盟各國封閉了土耳其–希臘–巴爾幹半島路徑,但從非洲到義大利的海上之路,難民依舊前仆後繼,過程中死亡的難民人數持續增加,光是10月,抵達義大利的難民高達2萬7千人,突破歷史紀錄喜帖。

Posted in 服裝批發, 飾品 | Leave a comment

經濟是他們仍然需要煩惱的問題喜帖

教學自由潛水是赤丸(右)與溫聞的主要生活經濟收入喜帖。 在國內當選手的路太苦,他簽下兩位選手,除了讓他們可以專心訓練與比賽外,也希望建立一種團隊運作模式,希望慢慢地可以得到外界更多支持,否則光靠選手自己,恐怕沒多久,熱情就會被現實磨滅耗盡。 與前輩小明相比,雖然赤丸與溫聞不用擔心訓練與裝備問題,出國比賽時也有人幫忙處理大小雜事,但是生活經濟來源主要還是靠在AZ教學自由潛水。北部潛水淡旺季明顯,他們收入也因而不穩定,兩人都不諱言,經濟是他們仍然需要煩惱的問題。 「出去比賽,除了我們自認為代表台灣,也希望國家認為我們代表台灣。」雖然未曾得到政府幫助,但是部分選手仍懷著這樣的心聲。但體育署對於這些自籌經費出國比賽的各類型運動選手,即使是拿過「世界四大極地超級馬拉松巡迴賽」的林義傑,基於政府在「國家代表隊」有其定義與規定,因此在官方立場上無法稱之為代表台灣,只能對他們表達感激。但是無論政府態度如何,選手都是背著這塊土地的身分,出國比賽讓世界看見台灣喜帖。 Allen(前)與赤丸在菲律賓一同聽自由潛水比賽的賽前說明。

Posted in 服裝批發, 飾品 | Leave a comment

示範如何救援昏迷的潛伴喜帖

「如果哪天,台灣的名字也可以出現在這些比賽中,似乎也是一件很棒的事。」他淡淡地說喜帖。 選手之路,窮苦之路? 今年初,赤丸與溫聞兩人同時被AZ老闆Allen簽下,這是國內首例的自由潛水選手經紀約。Allen是台灣少數幾位擁有自由潛水教練訓練官(instructor trainers)資格的教練之一,除了擁有AZ這間潛店外,也嘗試多角化經營,希望能將這項運動以正確的態度、安全的觀念,在國內推廣出去。與兩位選手簽約,就是他的新嘗試之一。Allen表示,赤丸與溫聞年輕又有資質,好好訓練日後大有可為。 赤丸(左)與溫聞正在向學員示範如何救援昏迷的潛伴。 在台灣當一名自由潛水選手是不是都得這麼辛苦?政府的角色是什麼?體育署全民運動組副組長趙昌恕表示,雖然政府樂見各類運動蓬勃發展,但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對於國際比賽的經費補助,體育署只能優先挹注於亞奧運性質等的國際賽事,其他國際賽事則不在補助範圍之內。一般國內活動,只要是全國性民間體育團體,還是能透過相關辦法申請補助。 對此Allen表示,即使目前在台北市體育總會潛水協會底下,有一個自由潛水委員會,但是層級太低,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很難爭取到官方資源。他更直言道,雖然養選手比想像中還花錢,但他從來不奢望可以從官方獲得任何實質資源,「一切都還是得靠民間自己喜帖。」

Posted in 服裝技術, 飾品 | Leave a comment

這件防寒衣已經用了兩三年喜帖

夜裡,小明在修補他的防寒衣喜帖。這件防寒衣已經用了兩三年,只有在比賽或重要訓練時才會穿。 「現在家人比較理解你在幹嘛了嗎?」我問。小明曾經播過潛水影片給家人看,試圖讓他們了解這項運動。但家人看完之後反而更擔心,覺得人怎麼可以閉氣那麼久?結果造成反效果,從此之後他再也沒有讓家人看他潛水的影片。未來要是有機會,他還是想帶家人下海,讓他們認識他自己所迷戀的海洋。 這樣的日子辛苦嗎?他說,只要在海裡都是單純平靜的,困難的反而是回到陸地上。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太複雜,他與林嵐都不擅處理。他只想專心朝向自己設定的中期目標前進,突破100米的深度。「那長期目標呢?」我再問。在剛開始時,看著網路上那些自由潛水比賽影片,當選手完成預期深度回到水面後,裁判會對著選手說出他的名字與國家,接著說出:”World Record!” 那時他的心裡好像有什麼被觸動了喜帖。

Posted in 加盟創業, 拼布 | Leave a comment

被迫停下來思考生命的意義面膜乳

一九八五年的《夢土》一作最具文化轉型作品的代表性面膜乳:舞台上展開一幅巨大的半透明布幕,呈現敦煌壁畫中飛天的投影,而女舞者以曼妙線條舞出各種飛天姿態。有意思的是,這種模擬古典的引用同時也解消了壁畫中永恆凝止姿態的幻象,更有意思的是,這些古典圖像被林懷民利用拼貼手法與現代台北生活的桎梏與歇斯底里並置,例如全身纏繞白布條的繭狀舞者,而造成極具後現代感的意識斷裂。舞台上拉起的半透明布幕,是一種圖像式修辭,造成了傳統與現代的空間分隔,也造成了觀看傳統的距離。 舞台上所呈現的可辨識的中國傳統不再是純粹而無雜質的,正如同現代台灣人意識中的傳統中國雖然可能舞動於意識深層結構中,如同在黝暗的舞台角落起舞,但卻已經因年代久遠而被戀物固著為視覺圖像,凝結在半透明布幕上的圖像,或是因許許多多的在地經驗而被區隔與推離。 對於傳統中國與現代台灣無可避免的距離,一九九三年的《九歌》則是更為戲劇性的展演。林懷民說:《九歌》呈現了一九八六年到一九九○年台灣社會與世界局勢的改變以及他自己生活中的變動,所引發的思考與沈澱。台灣解嚴,柏林圍牆倒塌,蘇聯變局,再加上雲門小劇場成員之一周凱的過世, 「雲門」因財物困難而暫停, 使得他自己被迫停下來思考生命的意義面膜乳。

Posted in 流行趨勢, 童裝設計 | Leave a comment

行呼應了台灣文化的轉型面膜乳

《流浪者之歌》是赫塞根據佛傳故事改寫的小說,面膜乳林懷民依據赫塞小說的意念,呈現求道者虔誠追尋的流浪之旅(《流浪者之歌節目單》)。這部作品以居於歐亞兩洲界限模糊的高加索地峽的古喬治亞民族音樂為背景,以舞者與稻穀之間的對話為核心母題:稻穀如同水柱般灑落的垂直線條,稻穀鋪滿舞台的水平線條,以及舞者隨意揮灑稻穀而造成的圓形線條;舞者與這三種元素交替互動,產生變化細緻的韻律感。林懷民說:他「試圖傳達一種心靈的狀態。何謂空?何謂靜?希望帶給大家一份平和與寧靜」(《流浪者之歌》節目單)。然而,無論是《涅盤》或是《流浪者之歌》,這兩部舞作中真正的趣味不在於其安靜或是空無,而在於慾念流動與凝止之間轉換的張力,在《涅盤》中剝落晦暗深沈外袍的舞衣而閃現流利線條的女舞者,在《流浪者之歌》中帶進的稻穀與水等亞洲文化母題,在於打破垂直與水平線條圍繞的固定空間,進入恍惚之境、執行火祭的女舞者。 我們注意到,林懷民編舞方向的轉變平行呼應了台灣文化的轉型,呈現出自中原文化分隔出來的台灣自覺意識以及脫離政治議題之後所探索的精神層次面膜乳。

Posted in 服裝設計, 連鎖加盟 | Leave a comment

生命的流動、曖昧、不定面膜乳

「雲門舞集」於一九八二年在巴黎龐畢度中心首演的《涅盤》(Nirvana),據林懷民說,是受到埃及之旅看到金字塔下的苦行僧面膜乳、出土的木乃伊金棺、開羅街頭的窮人、延綿無盡的沙漠,而轉化的舞蹈意象(《涅盤節目單》)。這部作品藉著舞者以灰暗枯槁與光彩耀目正反兩面對比的布塊,時而裹身,時而翻轉,呈現生命慾望與聖潔超越對照並存的生命圖像。生命的流動、曖昧、不定,在布塊翻飛之間,在黛敏郎梵唱、鼓聲與打擊樂器的音樂中,以各種變換的風景呈現;而眾生於旅途終止萬物空寂之後,生命如蓮花剝落葉片而再度安靜緩緩綻放。由林懷民對於慾望與聖潔並存而永恆拉扯的詮釋來看「雲門舞集」早期的《白蛇傳》與《寒食》,我們與其說這些早期舞作是講述中國古典傳說故事,毋寧說是林懷民以舞蹈的肢體意象來探索生長於台灣的中國人面對中國傳統文化的種種困頓枷鎖與相悖並存的矛盾:《寒食》中苦苦舞動三十呎白布的介之推無法斬斷傳統節義所設定的國君忠誠認同對象;而《白蛇傳》中的書生許仙掙扎於白蛇與法海和尚之間,或許亦可視為情感認同與理智法律之間矛盾衝突的拉扯。 《涅盤》中以俗世之姿參悟生命往復循環的宗教母題,在一九九四年的《流浪者之歌》中再度出現面膜乳。

Posted in 服裝技術, 飾品 | Leave a comment

漸漸流露的宗教情懷面膜乳

回上 林懷民以及女神文化面膜乳 林懷民「雲門舞集」創團二十五年來的發展具體而微地刻劃了台灣現代舞蹈的演變以及台灣文化的轉型。從七○年代中期大量融合西化的現代舞蹈語法以及傳統中國舞蹈語彙企圖造成中國文化更新的作品,例如《白蛇》、《寒食》,到七○年代末期以台灣移民史與民俗語法尋求台灣本土根源的作品,例如《薪傳》、《八家將》,到八○年代中期以生活化而近乎歇斯底里的重複肢體語言呈現後現代都市生活的作品,例如《夢土》、《我的鄉愁我的歌》、《明牌與換裝》,到八○年代末期至九○年代漸漸流露的宗教情懷,例如《涅盤》、《九歌》、《流浪者之歌》。在這四分之一世紀的過程中,「雲門舞集」帶領著台灣現代舞蹈從誕生到成長。在「雲門舞集」的一系列作品中,台灣文化與中國中原文化若即若離關係的主題反覆出現,尤其可在《夢土》、《九歌》、《悲歌交響曲》與《家族合唱》中觀察的最清楚。 雖然林懷民的舞作中大量使用東方宗教畫與塑像中的各種姿態,不過,他所摹塑展演的宗教圖像並不只模擬禮佛膜拜或是捻花微笑的凝止姿態,也不只是回歸東方的憑藉。林懷民作品中引人深思的時常是舞台上由肢體與背景交錯構築出的圖像變化以及其中意念的轉換所帶來的張力面膜乳。

Posted in 服裝技術, 服裝設計 | Leave a comment

自父系社會轉而朝向女性神祇靠攏面膜乳

台灣舞蹈劇場中這些再度出現的「東方」符號已然具有不同於傳統「東方符號」的意義:面膜乳對於西方觀眾,「東方符號」提供的是屬於異域、遙遠而陌生的他者經驗;然而對於台灣的觀眾而言,所謂「東方符號」多半就是「中國符號」,例如傳統中國建築的雲紋、紅門、飛簷,中國古典服裝的水袖,甚至中國古典文學典故,也都具有熟悉但卻遙遠陌生的他者成份,或者應該說是,曾經熟悉親切、此刻卻成為遙遠時空之外不復可得的「歷史記憶」。正因為這些中國符號不是絕然的外文化他者,而是文化內既是親切又是隔閡、如同潛意識母體般的符號界面,所以常常在文本中出現時,藝術家會以相當曖昧複雜而愛恨交集(ambivalent)的態度對待。 此外,有別於「中國符號」的另一種「東方符號」則是企圖扣緊本土根源,而自正統儒家文化偏離到俗文化,自父系社會轉而朝向女性神祇靠攏,因焦點有意轉移而成為一個藉以與傳統分隔的女性她者。因此,台灣舞台上借重以身體舞動操練巫術起乩的南方民間信仰,召喚女神,召喚女巫起乩,是要藉助於邊緣的俗文化以及非正統的民間文化,來脫離中原儒家傳統,以施展文化新生的能力面膜乳。

Posted in 加盟創業, 拼布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