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2017/05/09

鋼鐵行業產能過剩你不知道保濕

2014年,聯眾深陷資金調度不靈的泥沼保濕,鞍鋼集團以19.5億元認購聯眾60%股權。這次收購被媒體描述為「強強聯合」。據《南方日報》報導,聯眾接近廣州市區,未來可能遷廠。聯眾建廠時以每平方米不到250元取得土地,如今市值翻80倍,廠區開發價值達25億元,兩家公司「可望共享這一商機」。 但這場交易並未得到聯眾工人的歡迎。在百度貼吧「鞍鋼吧」裏,一位網友忿忿道:「公司要破產了,鞍鋼來插一腿,鋼鐵行業產能過剩你不知道?年年虧損你不知道?你知道你還收購什麼,還入股什麼?」 收購並沒能改變鞍鋼聯眾的命運。2015年,鞍鋼聯眾虧損9.2億元。這家陸台「混血」的鋼廠仍未能擺脫大多數台資企業在大陸不得不面對的中國困境──勞資糾紛。 2月17日至23日,鞍鋼聯眾工人連續罷工七天,抗議工廠私自降薪。 事情要從去年年底說起。2015年11月,張興國的師傅收到鞍鋼聯眾的待崗通知。宣布他從11月27日起進入待崗,工廠每月支付他廣州市最低工資標準(1895元)的80%,還要扣除「五險一金」(用人單位給予勞動者的保障性待遇,「五險」指養老保險、醫療保險、失業保險、保濕工傷保險和生育保險;「一金」指住房公積金)。 「上午還在上班,下午就待崗了。」張興國對公司的決定感到憤怒,「我師傅有十多年工齡啊!」

Posted in 流行趨勢, 童裝設計 | Leave a comment

我肯定留不下了保濕

人們必須組織起來,付出實際的代價保濕,去抵抗權利空間的惡化。歷史在這樣的變革與阻滯、進步與蜕化中蜿蜒流淌,而那些煙波深處發生過的抗爭與吶喊,可以為我們提供寶貴的經驗和動員符號。 此時,人們格外需要在重重迷霧中,看到過去對當下,真正的意義。 第七天:我們不懂勞動法,不然第一天就上訴了 2月23日,廣州, 罷工第七天。 多數工人回到工作崗位,張興國沒有。 他覺得自己已經回不去了。22日和23日,工廠以「擅離職守、貽誤生產」為由先後給共120人次「記一次大過」處分,張興國連續兩次「上榜」。 「三次大過就會被開除,我肯定留不下了。」27歲的張興國和其他100多名工人堅持參加了第七天也是最後一天罷工。 張興國曾是一名邊防兵,六年前退伍來到鞍鋼聯眾(廣州)不鏽鋼有限公司(下稱「鞍鋼聯眾」)。「廣州有名的大廠,待遇也好。」他說。 彼時鞍鋼聯眾還是一家台資企業,名為聯眾(廣州)不鏽鋼有限公司(下稱「聯眾」),由台灣義聯集團於2002年在廣州開設。至2013年,聯眾已躋身內地前三大不鏽鋼廠,年產量150萬噸,營收近200億。但據台灣媒體報導,聯眾常年處於虧損狀態,唯2009年獲利7億左右保濕。

Posted in 童裝設計, 連鎖加盟 | Leave a comment

美國的女權運動走向激進保濕

從美國的「三•八」,回望中國女權保濕 美國人重新開始紀念「三•八」,而回望「三•八」在現代中國的歷史,也頗耐人尋味。 中國共產黨在成立的翌年,即1922年開始慶祝「三八」。國民政府也在1924年開展慶祝。到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即宣布3月8日為法定節日,婦女在該日可以放假半天,而蘇聯直到1965年才實施了婦女放假政策。 也就是說,中國是全世界範圍內最早開始慶祝「三•八」、並把它設定為法定假日的國家之一。而中國,至今擁有全世界最高的婦女就業率和女性識字率之一。 但在今天的中國,「三•八」節,這個勞動婦女創造、傳承的百年紀念,這個本應該作為女性發聲、活動、探討性別不公問題的日子,卻好像被喬裝打扮成了另一幅模樣,淪為了和「聖誕節」、「情人節」一樣純粹商家促銷的好機會。大大小小的網站,熙熙攘攘的商場,各種「專為女性打造」的商品櫛次鱗比:纖體、美白、淡斑、激光脱毛、微創整形,各種名款品牌折上折……女人在消費的「自由王國」裏做着「自己的主人」,她們是心甘情願的,「愛她就給她買哈根達斯」。 美國的女權運動走向激進,而婦女節在中國走向消費,這似乎揭示出同樣一個道理:在橫貫世紀的社會變遷中,激進社會運動,包括革命,所爭取到的實打實的戰果,被一代或者幾代人分享,以使得他/她們有不必關心政治、過小日子的特權。但當世界政經格局進一步變化,前人爭取的諸多權益被一點點蠶食保濕、侵犯,當代人便不再擁有「免於罷工」的自由。

Posted in 服裝批發, 飾品 | Leave a comment

抗議血汗工廠和童工問題保濕

彼時,第一波女權運動席捲全球保濕,婦女爭取選舉權運動和勞工運動風起雲湧。1908年3月8日,在國際製衣女工聯會的領導下,上萬名婦女走上紐約街頭,爭取投票權,抗議血汗工廠和童工問題,呼籲提高勞工福利。1910年,來自17個國家的100名女權代表在哥本哈根開會,決定設立3月8日為國際婦女節,以倡導婦女的平等權利,包括選舉權。 此後數年,每年二月底到三月初,遊行、紀念活動都會席捲歐洲,婦女爭取選舉權、就業權等議題,與反戰、反飢餓議題交織在一起,產生了聲勢浩大的影響。 而1917年十月革命以後,蘇聯將3月8日定為官方的婦女節,這時開始,這個屬於全球女權運動的紀念日,才慢慢被理解為「共產主義」節日。 正如此次罷工的兩名組織者 Magall Alcazar 和 Kate Griffiths 在The Nation 撰文所說,本次大罷工的歷史語境,和100年前很像。新自由主義橫行下,如今的全球發達國家,尤其是美國,工運不倡,勞工的工會會員率達到歷史新低(只有10.7%)。任何罷工、示威,都並非輕而易舉。能夠在這一天冒着被開除的危險,勇敢地站出來挑戰體制的勞動婦女,將十分值得敬佩。有人說,在美國,遊行罷工是一種特權。保濕但是,Alcazar 和 Griffiths 追問道:不需要遊行罷工,難道不更是一種特權嗎?

Posted in 服裝技術, 服裝設計 | Leave a comment

如果性別勞動分工不被反思保濕

這樣的女權理論保濕,繼承的是上世紀70年代馬克思主義女權的思想,也是對盛行了30年「後結構主義」性別理論的修正。 近三十年來,後結構性別理論認為男女性別角色之不同,完全是文化建構的結果,這樣的理論固然有效挑戰了「男女天然不同」的主張,但卻似乎暗示:只要摒棄了本質論的論調,就能消弭性別之間的等級——這樣的觀點,無法對現實中基於性別的勞動分工形成有效批判。事實上,如果性別勞動分工不被反思,針對照料、生育、情感勞動的價值理論不被正視,不但歷史上作為這些勞動女性的價值會被繼續低估,而且由於傳統製造業衰落,而不得不進入這些低工資服務性、照料領域的男性,其勞動也會因為缺乏直觀的經濟價值而遭貶抑。 主張性別平等的人們必須清醒地看到:在資源被極少數人壟斷的社會,能夠通過個人努力成為人生贏家、與男性精英平起平坐的女性,絕對只是鳳毛麟角。在社會結構性的壓迫下,女權力量必須能夠在抵抗男權的同時,意識到社會存在着和男權一樣有力的其他壓迫形式,它們的交互作用,一方面使得婦女共有的、基於性別的特殊困境不能被清楚地辨識出來,一方面又放大了特權階層內部的性別議程,使得精英女性的經驗代言了其他階層、種族女性各不相同的經驗。 「三•八」如何重回美國? 雖然絕大多數美國人不過「三•八」,甚至不知道這個節日,但諷刺的是,「三•八」卻始於整整一個世紀前的美國保濕。

Posted in 加盟創業, 拼布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