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2017/05/31

才能真正找到自己的光芒潔面乳

所幸,達利遇到了一位能夠「安撫其神經質潔面乳、焦慮和暴力傾向」的妻子,既是他藝術上的繆斯,也是照料其生活和工作的管家。這是達利的幸運,讓他的高度行為主義的一生,有聲有色,有驚無險,還一毫子才華都沒浪費。 達利博物館的驚喜,反而是他晚期的珠寶設計。那些奇異構思的刻刀落在黃金、珍珠、瑪瑙和各類寶石身上,力度顯得那麼恰如其分,閃閃發光。 毋寧說,偉大的藝術家必須經歷流浪,才能真正找到自己的光芒。流浪帶來特殊的藝術養分。米羅、畢加索、達利都遠走巴黎,打出名堂,再榮歸故里。在溫暖的被窩,永遠孵不出藝術的金蛋。荷馬的史詩、但丁的神曲,塞萬提斯的唐吉珂德,莫不如是。 走,走到山上去 出門前,提前訂了票看演出,兩位巴西國寶級歌手Caetano Veloso和Gilberto Gil的聯合演出,剛好發生在我們的旅途期間。一票難求,只能買價格不菲的轉手票,足見受歡迎程度。他們在六十年代曾因發起音樂社會運動而被逐出巴西,去倫敦流浪潔面乳。

Posted in 流行趨勢, 童裝設計 | Leave a comment

也徹底改寫了達利的個性潔面乳

令人驚喜的達利珠寶設計 這個博物館是達利親自打理籌建的潔面乳。說實在的,相比其他博物館,達利作品的展示是最差的。親眼看到達利原作,並沒有增加我對他藝術作品的深切感受。猶如好文章缺了一位好編輯,其華彩少了火候。因為,藝術家自己其實未必是最懂自己作品的人。所以,藝術漫長的傳播史同樣重要。 達利是超現實主義藝術家中最出名,也最有風頭、充滿爭議的一位。以前看到他的畫,都會被他濃郁的色彩和大膽呈現性意識的精彩構思打動。超現實主義,是回應弗洛伊德心理分析和伯格森直覺主義,主張發掘潛意識和夢境,極端重視以潛意識中的矛盾對立,表現真實世界的扭曲。這剛好為反自然的藝術大潮流提供了理論基礎,也徹底改寫了達利的個性。 偉大的藝術家必須經歷流浪,才能真正找到自己的光芒。 達利跟父親關係的決裂,可以作為反自然的經典例子。因為覺得自己形象被達利的媒體言論侮辱,父親要求已出名的兒子公開道歉,但達利不僅沒有照做,還更進一步,拿着裝了自己精液的避孕套,對父親說:「拿好!現在我什麼都不欠你了!」這不可思議的哪吒式行為藝術潔面乳,並不是簡單的粗魯蠻橫,反而是超現實主義的經典姿態。

Posted in 拼布, 飾品 | Leave a comment

我們把西班牙的最後一天潔面乳

經歷大戰亂和大浩劫潔面乳,藝術已經失去所有「自然」的光澤,已經不可能再乖乖坐下來畫畫、彈鋼琴。藝術,本質已變成要冒犯現實的成規。 我們站在米羅博物館平台的那些鮮豔、奇異的雕塑前,俯覽整個巴塞羅那。當代藝術的怪誕叛逆,對於華人來說更難解釋清楚,是因為「藝術是種政治」這一動盪歷史的戰果,對中國這樣20世紀大部分時間封閉的國度來說,缺乏正視和反思的空間。經歷大戰亂和大浩劫,藝術已經失去所有「自然」的光澤,已經不可能再乖乖坐下來畫畫、彈鋼琴。藝術,本質已變成要冒犯現實的成規,乃至是對現實的報復,才能自證存在的必要。 在現代藝術史中,與畢加索同樣驚世駭俗的,是加泰羅尼亞郊外的達利。我們把西班牙的最後一天,留給了達利的故鄉。 坐了兩個小時火車來到小鎮,慕名前來的旅人排隊入場,就像我們去莎士比亞故鄉遇到的情形一樣。博物館就坐落在達利童年受洗、第一次展覽和最後安葬的地方潔面乳。

Posted in 服裝批發, 飾品 | Leave a comment

建立穩紮穩打的基本功潔面乳

其實,前衛藝術脫胎於成熟的傳統技藝,潔面乳也算是瓜熟蒂落的結果,承接者擔起大任,扭轉主流。畢加索很小年紀就天才地掌握了繪畫的傳統工藝,建立穩紮穩打的基本功。但這些技巧和規條,在時代的大衝擊之下,再也難以壓制他冒犯成規的衝動。於是,出走,回歸,出走,輪迴反覆,最終轉化出新的藝術範式,打開他那一代人精神上的新天地。 被低估的米羅 與畢加索相比,巴塞羅那的米羅是被低估的。我們穿過古城蛛網般的幽暗巷子,找到了畢加索,卻要遠離城市、爬上山坡,才到達米羅的博物館。 如果說畢加索對傳統繪畫的顛覆,還是有跡可循、循序漸進的,那麼,米羅的當代藝術概念,幾乎是一步到位的,從一開始就牢牢抓住反結構、反自然的要領。米羅博物館建在山頂,可以鳥瞰,也可以自成一格。看着米羅博物館門口歡迎參觀者的小E.T.、在20世紀上半葉就已駕輕就熟的裝置藝術、抽象畫作,還有如今看來都不免驚嘆的巨幅裝置畫,潔面乳不得不佩服米羅的超前眼光。

Posted in 服裝技術, 服裝設計 | Leave a comment

她們所經歷的快樂與痛潔面乳

主流美術史論介紹潔面乳,立體派畫家受塞尚「用圓柱體、球體和圓錐體來處理自然」的思想啟示,試圖在畫中創造結構美。於我而言,尤其是看完他重新闡釋古典名畫的解構式展廳,他的突破是將人物空間化,試圖以空間重構人的存在狀態:當人自己作為空間一部分而不夠用的時候,人的情感、慾望、苦難都溢出平常的結構,生長出一個新的並行的想像空間。其實,這是破壞自然空間概念的自然而然的結果。 米羅、畢加索、達利等一大批藝術家,主動破壞傳統西方繪畫的透視和明暗法,發展出印象派、野獸派、立體派,其實都在盡一切可能,脫離、嘲諷乃至詛咒對自然的模仿──這個高迪的最高理想,轉而尋找釋放隱藏在內心深處的神秘力量 所以,不只是被遮擋的眼耳鼻舌不協調地出現了,連被壓制的無法伸展的情感,也在色彩締造的空間裏重新發芽。畫中那位小女孩。她們所經歷的快樂與痛苦,在她家的客廳、臥室和家具的延展和重構下,瀰漫出細膩濃郁但怪誕的形狀、色彩和重量,與看畫的人潔面乳,在現實的立體空間變形連結。

Posted in 加盟創業, 拼布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