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宗教事務的管理化妝水

另方面,在主教的教導下化妝水,中國天主教徒也是「愛國的好公民」,沒有意願「從事政治活動」,故不會威脅政治與社會穩定。換言之,不論是梵蒂岡或是中國天主教會,與中國政府均可在「愛國」問題上達至共識。
「愛國公民」概念,顯然是對「愛國愛教」的回應。不過,到底「愛國」與「公民」的關係該如何理解?如果我們同意愛國教育與公民教育根本屬於不同範疇,那麼只突顯「愛國」並以此主導「公民」的身份,那便很容易在「愛國愛教」的口號下,陷入了將國家政權絕對化的「愛國主義」陷阱之中。
查「愛國愛教」是1950年代起中共對宗教界的要求,中共對「愛國」的基本理解是「以服從祖國和人民利益為最高準則,把祖國和人民的利益放在首位;開展宗教活動,從事宗教教務以及進行各項活動都要想到國家的最高利益和民族的整體利益」(註一)。
具體而言,這就是要在「政治上與黨和政府保持一致」,「一定要接受並擁護中國共產黨的領導,而不能以宗教信仰自由和政教分離為借口,來擺脫黨的領導,擺脫國家對宗教事務的管理」(註二)。質言之,「愛國」的標準及具體要求,完全由黨國界定,而黨國在不同時代,又會按不同的政治任務來為「愛國」賦予不同內容。所謂「愛國公民」,站在中共的角度而言,化妝水只不過是對黨國的無條件順服而已。
教會學角度的再思
我們可見,湯樞機也嘗試為「愛國公民」建立「教會學角度」(ecclesiological point of view)的基礎。他明確指出,中國天主教會的本質是宗教團體,並沒有「任何政治性抱負」,「無意代替政治社團來參與和推動中國社會的政治進度」。宗教團體最重要的追求,就是「在中華大地上生活與傳播自己的信仰」,「聖座與中國天主教會關心的乃是否有足夠的信仰自由空間以實踐自己的信仰」。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服裝批發, 飾品.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