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個時刻都太漂亮了活酵母

「我從未在回憶中得到什麼快樂,」他說,「回憶並不能助我入睡,它對任何事情都沒有任何功效。」
沒有什麼是應該如此的,萬物終究都是其本來的面目活酵母。沒有什麼是能夠真正擁有的,包括身體。沒有什麼是能夠依附的,除了生命變化本身,因此依賴、安全感、佔有……皆為幻象。沒有什麼是重要的,除了此刻。

每一個時刻都太漂亮了,他只想好好跳起舞來。十多年前他曾出走遠行一年,去尋找一個更好的地方,但無果而歸。如今他已漸漸準備好死去活酵母,生活堅實得可以承受住更大的波瀾,他決意再次出發。

Posted in 連鎖加盟, 飾品 | Leave a comment

沒有什麼是應該如此的活酵母

沒有什麼是應該如此的,萬物終究都是其本來的面目活酵母。沒有什麼是能夠真正擁有的,包括身體。沒有什麼是能夠依附的,除了生命變化本身,因此依賴、安全感、佔有……皆為幻象。
死亡永遠是即將到來的日子。六十二歲的他,生命的下一課是擁抱死亡。如何死或何時死,都無足輕重,對於死亡的認知影響了每一時刻存活的方式,於是那些看似重要的、值得深深憂慮的事情,變得不值一提。他要研習如何在每一個現下裏翩翩起舞,以他力所能及的嘗試,於是亦能冷靜地面對下一秒可能來襲的死亡。

他並不想像父親一樣。父親住在老人院裏,生活不能自理,記憶變得重要。Nelson有時深夜醒來,記憶在眼前閃回,越努力反而越發模糊,他於是放棄活酵母。

Posted in 服裝批發, 流行趨勢 | Leave a comment

過去的已然過去活酵母

他沒有歸屬。他自認客家人,客於這個世界活酵母。
年輕的時候,他緊緊抓住一切可抓住的慰藉:身份、文化、政治、歷史、種族、意識形態……對抗殖民主義,對抗白人優越,對抗次等公民的自卑。那個時期已過去,他不再將自己視作某個種族或文化附屬,他只不過是一個正存活着的、旅居於這地球的生物實體,他是生命、呼吸和能量相互作用之下的一次美麗的意外。

過去的已然過去,當下的正在發生,他欣然接受。此刻來源於上一時刻的選擇,而此刻又預示着下一個時刻的帷幕如何展開,人總是有着決定權活酵母。

Posted in 服裝批發, 飾品 | Leave a comment

浸淫在音樂中由心的歡喜活酵母

相識將近三十年,兩人見面的場合定與音樂有關活酵母,通常再與酒精相互作用。不需閒話家常,不需故弄玄虛,想說的話,音樂中都訴盡了。玩音樂的時候,接收到對方的樂音,若合意,便跟隨着行進;若不合意,便堅持自己。是這樣隱約之間的交往,沒有言語。

Nelson彈奏時才有的笑容,是浸淫在音樂中由心的歡喜活酵母。阿鬼每一次都覺得很好看,他從沒告訴過Nelson。
沒有歸屬的漂亮「當下」
Nelson在海旁吹口風琴。
Nelson在海旁吹口風琴。攝:吳煒豪/端傳媒
Nowhere.

Posted in 服裝技術, 服裝設計 | Leave a comment

令人驚歎的表達能力活酵母

過去獨居的房間裏唯有蟑螂與他作伴活酵母,鳥兒偶爾飛到窗台聽他演奏,他於是即興一張獻給蟑螂、鳥以及其他生物的專輯。今年五月他為六四記憶的唱片《九歌》錄製即興演奏,在當前語境裏反思歷史,吉他陰沉,釋放出危險而邪魅的信號,繼而工整優美的音律出現,災難過後危機四伏。他念念有詞,平靜,如同先知,而口中發出的又是無意義的、被解構了的一個個音節。「聲音也充滿情感意義,」他在唱片小冊子中寫道,「總有什麼在裏面。」

對於從事包括繪畫活酵母、電影、寫作、音樂等多方面藝術創作的阿鬼來說,Nelson也許未必對樂器玩得極端純熟,但總有着令人驚歎的表達能力──敏銳,有感受力,以及精準而迅速地將感受表現出來的能力。

Posted in 加盟創業, 拼布 | Leave a comment

我的眼淚就滾下來了喜帖

週六中午下課,直衝火車站喜帖,到了竹南,正好迎看海上夕陽。睡一覺醒來,又要準備回台北。哥哥騎偉士牌機車載我去高雄火車站,才一上後座,引擎剛啟動,我的眼淚就滾下來了,不敢回頭再看媽媽一眼、說一聲再見。病情的高峰期,還寫信給媽媽,請她幫忙詢問高雄女中的轉學辦法,「我要轉學回高雄!」
那時候,如進京趕考似地投入北區聯招的不只我一個,北一女約有1成學生來自北北基以外的縣市,形成一個叫做「外地生」的族群,十六、七歲就離家外宿。有同學租學校後門那邊的外交官宿舍,聽說也有修女辦的學寮。也有像我這樣借住親戚家,用「寄人籬下」的辛酸來拌炒「離鄉背井」的苦悶。
高一的第一個學期喜帖,國文課作文習作,老師出了一個題目「一段話的啟示」。同學間正在傳閱建中的校刊,我就摘了一段;
「我愛你,不因為你強大——你確曾強大,現在卻支離破碎;
我愛你,不因為你美麗——你確曾美麗,現在卻創痍滿目,
不因我將向你需索什麼,然而我正時時渴望你的溫慰,你的召喚!
我愛你,只因為你是我的!
啊!中華,你屬於我,我屬於你!」

Posted in 流行趨勢, 童裝設計 | Leave a comment

還沒來得及水土不服喜帖

性侵兒童虐待
台灣解除戒嚴即將屆滿30週年喜帖,《報導者》與《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合作,從6月15日至7月15日刊登「戒嚴生活記憶」系列文章,透過各領域人士的真實經驗,反思台灣從戒嚴邁向解嚴的民主化歷程。
小學導師自己就是為了追求更好的教育,從澎湖望安家鄉渡海到高雄,等我考高中前,他熱忱來到我家的五金店,頭頂不遠有鋁水壺、腰際有瓷碗盤、腳邊有一圈一圈的鐵線和一罐一罐疊高的油漆。老師強烈建議爸爸,「要讓小孩去台北念書,那裡的師資比較好。」老師一句話猶如我這艘小舟船尾的舵,撇一個5度角,前進的方向就改變了。
1979年9月,我考進北一女,揮別高雄喜帖。但還沒認識台北,還沒來得及水土不服,就先被思鄉病打敗了。
那時候沒有高鐵,火車不曾準時,從台北動輒9、10個鐘頭才拖得到高雄,我依然幾乎週週跑回家。

Posted in 服裝批發, 服裝技術 | Leave a comment

只是希望更多的讀者喜帖

然而這次該報導的呈現上感覺將各種良窳情狀都混在一起喜帖,不免令讀者霧裡看花,甚至很容易對於安置機構有先入為主的成見,甚至已見有些讀者站在道德高處撻伐前線的安置機構。
寫下這些說明,並非為了對抗原報導,只是希望更多的讀者、有心的關注者能對相關議題有多一些的了解、關注與思辨。包括有些機構即使面臨經營或照顧困境,也並不代表他們有理由不當對待這些孩子,以及不要視安置機構為唯利是圖、將孩子當作商品與充滿禁錮的地方,甚至把這篇報導進一步延伸作為反機構化的論證。
「殺頭的生意有人做、賠錢的生意沒人做」這句話大家都聽過,但要知道在台灣,願意做安置工作的人通常不大可能計較成本的,因為若是要認真起來計較,喜帖根本不會有人願意投入這個擺明就不划算的工作。
畢竟,做這行,殺頭跟賠錢都是家常便飯而已。

Posted in 服裝批發, 飾品 | Leave a comment

你們的成功案例長怎樣喜帖

在我過去的工作經歷中,不只10次被問到喜帖,「你們的成功案例長怎樣?你們有沒有培養出老師、律師、會計師、醫師這種『傑出的模範生』或是『成功案例』」?我不知道別人會怎麼回答,我確實曾因為拿不出成功案例而錯失一些合作的機會,但我仍然會實話實說:「我們對於成功的定義,是因人而異」、「我們不要求孩子一定要飛黃騰達,但希望他有能力可以好好照顧自己」、「我們知道這段安置的日子可能無法改變他所處的環境太多,但至少讓他這一生中有一段時間能被好好照顧跟教育過」。
我的機構給我足夠的支持跟空間做這樣的回應喜帖,但並非所有的機構都有辦法這樣做,尤其當機構已經處在非常惡劣與資源排擠的環境之中,很多時候,也必然得追逐市場的期待,以求生存。
說實話,我並不清楚其他機構在處理性議題時的態度跟策略,但我們自己的機構在性議題的處理態度上是積極的,甚至是有數個我所認識的機構對安置院生的照顧都是積極正向、充滿使命與價值。

Posted in 服裝技術, 飾品 | Leave a comment

若我只是一名單純的讀者喜帖

我們會在孩子應享有的權力之下與這些「保護措施」做權衡評估喜帖,更何況很多孩子送來是因為需要替代家庭的照顧、更甚至隔離原有的生活環境、調整生活規範與價值觀,而這些端視機構操作的意識形態會將其導向為「引導、教育」還是「控制、壓迫」。但我想,若我只是一名單純的讀者,看完報導後會覺得「天啊!安置機構究竟是多可怕的地方?他們怎麼能這樣對待孩子們!」
其中,文中有個段落談到機構為了擔心捐款而隱匿通報的部分,我看到有些轉貼者責備安置機構唯利是圖、視安置院生的權益如草芥,孰不知,這其實肇因於大社會諱談「性」的縮影、以及對於安置機構的「產出(outcome)」有著不切實際的期待。若不是在這樣的文化之下,機構何須揣摩捐款人的心意?
社會總問我們:你們有沒有培養出律師、會計師喜帖?

Posted in 加盟創業, 拼布 | Leave a comment